李韋蓉

You Complete Me?

  對於個人議題的困境,往往有很多是對於自我及未來感的不確定,西方世界的完美主義是端於一個人如何挑戰了自己的最大極限,不論成功與否,這樣的歷程都是會被appreciate的。每個人從小的價值觀是以自我成就為努力的目標,而社會支持與家庭關係,都是繞著這樣的信念在發揮作用,很少會聽見他們說,”今天我做了這樣的選擇是因為我的家人”。當然家人的價值系統對於個體的影響是存在的,可是當面對抉擇時,listening to your heart and follow your soul卻是最被鼓勵與贊許。

 

  反觀在東方世界裡,成就整體之大合的思想,是讓每個人在整體與個人利益的考量下,所不得不背負的枷鎖。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的熱情與興趣,就忘記了自己該背負的他人期待與家庭責任,所以在治療室裡, 最常聽見的困擾,大部份都來自於自我認同與他人期待的焦慮與徬惶。

 

來到杏語的個案們是有能力聽見自己的渴望,對於自己的擅長和興趣也是抱滿著熱情,但是哪些原因導致於他們的怯步?

1. 家人的不同期待

2. 對於熱情的不確定感

3. 對於自我規劃不夠具體

4. 尚未培養自我承擔的責任感

5. 對於面對挫折的忍受度低

6. 對於溝通與表達的能力微弱

7. 自我界線與重要他人的界線模糊不清

 

  這些都是在治療中所觀察到的現象,而在會談時,我能夠作的協助是藉由不同諮商取向的介入與支持,由提升個人自我覺察,到Empower自我ego的發揮以及人我關係界線的再定義,讓這些求助者對於自我認同的掌握度相較於過往有更不同的體會和認識,而這些幫助都是有助於當事人在面對自我實現的議題時,可以免於過去所承受的莫名恐懼和自我質疑。

 

  在面對自我實現的困擾時,在諮商情境中最有挑戰的相關議題就是「過去」。常常過去的經驗決定了案主目前看待自己的態度,在Freud的理論下-你的童年經驗決定你長大後變成什麼樣的人,換句話說,你的經驗變成你的現實。對於這點,我有不同的思考,我認為,經驗只能左右我們的曾經有的感受,但是經驗不能控制我們身為個體所自願的開放度。最後我想說的是,根本的自我認同的價值感在於信念,我也相信終究信念才造就人的經驗和現實,你所相信的事,將會在每一個時刻,為你體現所有的外在經驗。

 

  而你的信仰,可以為自己在生命所發生的事件,決定了所有自我詮釋和體驗

 

杏語官網
線上約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