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欽

談否認作用

  否認,英文為denial,是一種很強力的心理防衛機轉。

 

  心理防衛機轉是淵源於心理學大師弗羅依德的學說。根據他的學說,人的內心在受到壓力、衝擊、刺激、與損傷時,都會動用一些防衛性的武器,來保護自己免於受到傷害。

 

  最為人所知的心理防衛機轉就是「合理化」。譬如一個學生成績考爛了,他感到很羞楚A但是他只要說服自己相信:這是考題太難、或者失常、考試時身體狀況不佳,那他就會感到好過一些。倘若他沒有辦法合理化這次失敗,他就會真的很難過。

 

  考爛了是一種打擊,為了避免讓這種打擊影響我們,身體會啟動心理防衛機轉,例如「合理化」,來讓自己好過一點,看起來似乎是掩耳盜鈴,但是對於維護我們日常的情緒、心境,確是有莫大的助益。試想,人生在世總會有釵h不如意,不將之妥善處理掉,那日子就難過了。

 

  心理防衛機轉有很多種,有的效果強,有的效果弱,有的作用時間長,有的作用時間短,倘若有機會,我會在日後一一陳述。但現在,我們要先來探討:最強力的心理防衛機轉——否認。

 

  否認是最乾脆的心理防衛機轉,就是否認,完完全全拒絕相信事情的存在,讓事件的傷害性根本無從發生,這麼簡潔、荒謬、而直接,可謂是人類心裡最強大的防衛力。

 

  舉個例子來說。一場車禍後,一個母親痛失愛子,但她完全無法接受這事實,所以根本就拒絕相信這件事。這時,她的心情就會好些,也無須排解喪子之痛。

 

  一般來講,否認是一種玉石俱焚的做法——為了避免痛苦,乾脆扭曲事實,但是人類畢竟是理性的動物,終究不能活在夢幻裡,所以「否認」的作用時間多半不長,很快就過去了。就像先前那位母親,在休息一些時候之後,就會慢慢接納喪子的事實,雖然非常非常難過,但終究從痛苦中走出來。

 

  一般而言,只有在面對第一波,也是最強烈的心理衝擊時,否認才會啟動,等浪頭過去,就會轉交其他心理防衛機轉繼續運作。但是有些人的心理防衛機轉太薄弱,或者內心太容易受傷害,所以「否認」一直沒有辦法將重責大任交棒出去,此時,就會變成延長性的否認現象。患者會一直否認事實,扭曲事實,沒有辦法從傷害中再度站起來。

 

  就像先前那位母親,倘若一直沒有辦法接納喪子之痛,她可能否認車禍中的屍體是她兒子,她可能宣稱兒子出國了,患者可能一直在家裡,打掃兒子的房間,如常準備晚餐等待著兒子歸來。這時,「否認」這個心理防衛機轉,就變成了一種阻礙患者走出陰影的障壁。患者可能拒絕出門,與任何可能提醒她喪子的朋友往來,患者可能放棄工作,全新全意等候兒子歸來,結果就是造成社交、人際、職業上無法彌補的傷害。

 

  如何讓患者從無法自拔的否認泥沼中走出來呢?重要的不是去告訴她真相,拿事實來說服她,因為這些她都知道,只是無法接納而已,你越是逼她,她只是退的更後面,沒有任何幫助。

 

  只有讓患者感受到溫暖、關懷、與鼓勵,讓她感覺到安全,有勇氣去面對問題,並教導她使用更好的心理防衛機轉,這時,焦慮度下降,衝擊性減弱,患者才有可能換下「否認」的盔甲,重新去檢視自己,療傷止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