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浩然

Identify Person

  「IP」(Identify Person)在心理治療領域裡,指得是那個被認定「有問題」的人。然而,在家庭裡,一個被認定是「有問題」的孩子,往往反映的,是這個家庭中,每個次系統之間,彼此的互動關係出了些狀況。

  一對兄弟檔,父親平常總是忙於工作,母親也會幫忙先生,但平常對孩子的教育,多半落在媽媽身上。

  父母親一直很頭痛大兒子的行為問題,但每每,一遇到孩子的問題,父親都是選擇離開現場,交由太太去處理。於是乎,為了安撫孩子,媽媽多半就是順著,例如,孩子想看哪個節目,即使自己正在看另個節目,也只能把遙控器交給了孩子。

  但弟弟可看不慣了。所以兄弟檔平常就經常爭執,結果有一回,吵著吵著,彼此都吵出了莫大的火氣,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了,結果雙方都掛了彩,最後兩個人都被送進了急診室。

  因為先生一直在外忙碌,太太也只能把所有心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但內心卻隱隱然地有種很深的孤獨感。而先生呢?跟孩子也有了距離。

  問孩子的父親怎麼學會用這樣的方式去處理孩子的行為問題?細究之下,才了解,原來,孩子的父親,有個酗酒的父親,父親每每只要喝了酒,不管孩子和太太是不是睡著了,都會把全家人都叫起床訓話。

  在原生家庭的教育與氛圍下成長的兄弟檔父親,學習到「男人就是負責賺錢養家,女人就是照顧孩子」的觀念。同時因為深受其害,所以,為了不想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家人,每每遇到大兒子的「無理取鬧」,就會選擇離開現場。

  「無理取鬧」四個字,是這對孩子的父親,對他自己的父親的行徑所給予的評價與認定。

  有一天,當自己進入了婚姻,也當了父親之後,這個男人固然也真的很努力地賺錢養家,但是,他也把教育與陪伴孩子的責任,就拋給了太太,包括處理孩子的行為與情緒。

  剛進會談室時,兄弟檔就坐在父母親的中間,後來治療師請兩個孩子站起來,坐在一邊,讓媽媽坐在爸爸身邊。

  媽媽說著自己的孤單感時,忍不住流下了淚,而平常不苟言笑的父親,說著自己的成長經驗時也哭了起來,當下,坐在媽媽身邊的小兒子也跟著飆淚。

  在這一刻,平常看似疏離的親子及夫妻關係,忽然有了溫度。

  這溫度,也許不在於那個眼淚,而是在於眼淚背後,對彼此成長經驗過程所受的傷的理解與心疼。

  而看到這理解與心疼,我想,接下來,這個家的每一個成員,就有機會去重新建立和彼此之間的,心與心的連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