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浩然

善待自己

  前陣子,因為美國最高法院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於是fb上就有了一個程式,只要點入,你在fb上的照片,就會出現彩虹旗,很多人都點入了,以此來支持同性婚姻。

  我自己也點入了,於是,我的大頭照在那陣子也有了彩虹。

  身為基督徒,我的這個動作,自然也引起一些教會弟兄姊妹或朋友的質疑。

  同性婚姻倒底應不應該被認可?在教會界本身也還存在著爭議,但即便再有爭議,在教會界的主流價值觀裡,我所知道的,同性婚姻依然是不被支持與認可的,甚至被視為是罪。

  於是,我和某位姊妹為這個議題,彼此就有了一段對話。

  儘管我和這位姊妹的觀點不同,但我們可以彼此坦誠地分享自己的看法,我們彼此尊重,不去批判或否定對方。

  我很喜歡這樣的對話。

  我們常會說,意見不同沒關係,就是多溝通。然而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往往會變成「『溝』而不『通』」。原因是,我們在溝通時,常是帶著自己的主觀經驗;我們的溝通,常是希望你遵照我的想法去做、去思考…。

  在心理治療工作裡,我在被督導時,常會被提醒,要保持「Unknow」的態度。

  「Unknow」,在字面上有「無知」的意思。

  但這無知並非真的無知,事實上,在會談過程中,每位助人工作的腦海裡一直是有個地圖的,知道接下來要如何陪著個案走?

  這裡的無知,指的是帶著好奇,去探索當事人的任何想法或感受…,去試著了解,何以當事人會這麼想、這麼難過、這麼生氣…。

  在我與這位姊妹對話的過程中,我完全可以理解她所說的,基督教信仰是如何看待同性戀?

  畢竟,我成為基督徒也超過三十年了。

  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這件事,我後來在自己的fb上寫下這段話:

  「做為一位基督徒,我關心的,不是同性可不可以結婚?而是,當我有機會陪伴當事人時,我是不是真的做到了用愛,去陪伴他們的傷痛;我是不是真的用心去聆聽他們的痛苦 悲傷….,陪伴他們經歷 神的愛?

  我有很多的好朋友,好同學,他們當中有些人也是同志,我的個案中,也有些是同志。

  我常從個案身上看到他們是如何努力地讓自己在困頓中活下來?我常看到我的這群好朋友好同學們,是如何地在他們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努力地做自己該做並且可以做的事。我知道,當我將自己的照片放上了彩虹旗時,必然,會有人質疑我對信仰的看法?然而,當我告訴也鼓勵個案勇敢地做自己,但自己卻不能實踐力行,那麼,我的工作也只是工作,我的信仰,也只是響的鑼或鈸,而沒有愛。」

  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思考,一方面緣自於過去的生命成長經驗,一方面也是自從投入助人工作的學習以來,我所經歷的,我所思索的,在在都讓我開始去想:「人的價值」之所在?

  更重要的是,因為,我曾經被無條件地接納與被愛,因為這樣的寶貴經驗,讓我體驗到身而為人的這個無上的價值。

  當然,在教會裡頭,不見得會有人想要了解我何以會支持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以致於,我也無從有更多的機會,去跟他們分享我的思考脈絡,及我在工作上與同志們互動的經驗與看見,而我也只能尊重教會的理念與堅持。

  不過,我最後做了一個選擇,就是退出了某個群組。

  因為,我知道,當教會某些弟兄姊妹對某些理念有所堅持的時候,我很難去鬆動他們的想法,而我,只想把時間放在願意試著理解我的人的身上,我並不想讓自己一直被某些想法所左右,更不喜歡在群組裡,一直要被迫收到希望成員上網投票「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訊息。

  因為,那會讓我感到很不舒服,而我得善待自己。

  善待自己有很多方法,選擇讓自己感覺到自在的朋友也是其中之一。但要提醒的一點,不要傷己傷人。

  每個人都需要被肯定、被理解、被接納,然而現實生活中,我們周遭也許會有一些人,說起話來是帶刺又酸言酸語的,讓人很不舒服。

  我個人總覺得,即使朋友之間,難免也會有不同的觀點,也不見得會認同彼此的某些想法,但即使如此,真正的朋友可以是,即使我不同意你的想法,但當你需要時,我依然會在你身邊陪伴你。

  因此我們身邊如果有與我們不同想法的人,如果可以,不妨試著去理解對方何以有這樣的行為或思維?但如果我們做不到,或者,即使我們努力地嘗試與對方溝通、分享,但對方仍然不願與我們再互動,那也不用勉強,就放過自己吧,何妨就把時間留給在乎我們的人身上,別讓自己不開心。

  因為,我們值得讓自己擁有自在的生活與人際關係。

  但同樣地,請不要忘了也要讓我們自己學習成為那位,願意更多理解與我們有不同想法的朋友,讓我們也可以努力成為對方的那位感到自在的朋友。

  當然,你我都是平凡人,難免有自己的限制,所以,如何放過自己,而不要太過於苛求自己要做到最好,也是你我的功課,而這會是一輩子的功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